第146章番外三离殇全文完

上一章 【文学名著】

第146章 番外三:离殇(全文完)

楚衍从没有这么疼过,感觉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一般,这一疼就疼了整整一天。

她差点疼晕过去,意识越来越模糊,q况凶险万分。

好在傅云执始终陪在她身边,将她拉了回来。

然后她被灌下参汤恢复体力,又按着产婆的要求继续使力。

直到夜半时分,一声嘹亮的啼哭响彻营帐。

喜婆抱起孩子,开心地报喜:“恭喜陛下,恭喜将军,是个公主!母女平安!”

傅云执却没有去看孩子,而是看向cuang上的女人。t?

所有人都松了一ko气。楚衍听到声音直接昏了过去。

她又做梦了,梦的依旧是上一世。

她像个局外人一般,看到傅云执一身黑衣,一剑劈开棺木,将死的不能再死的她抱出了皇陵。她的魂魄没有消散,而是浑浑噩噩跟着男人飘了出去。

男人将她放入冰棺中,一遍又一遍轻weng她的眉心。他翻看了所有Xiee书,试了所有的方法,只想让她活过来,几近疯魔。

若人死不能复生,他偏要她复生!

若天要她死,那他便与天夺命,至死不休!

他对着她的尸体崩溃:“你要我喝毒酒, 我喝,你要我不要出现在你面前,我便不出现在你面前!你为什么还要死?”

他克制了自己的掌控yu,ya抑了自己的本xin,放她自由,却没想到等来的是死别。

他红着眼抚me她的脸:“姩姩,到底怎么样你才肯醒来?”

他躺在冰棺中拥着她,轻柔地weng着她的cun,自言自语,神神叨叨:“我就不该放过你,就该把你锁在我身边,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让你求死不能。”

若不是姜一易发现了躺在冰棺中睡着的傅云执,他已经拥着她,冻死在了冰棺中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楚衍死了,他疯了。

这世上,若有傅云执无能为力的事q,那就是生死。

那从不信神明的人,一步一跪,爬上了那三千台阶,跪了一次又一次,爬了一遍又一遍的归德寺的台阶。

那台阶是那么远,那么高,他磕的头破血流,糊了一脸血,磕的好几次在半路晕过去,醒了又继续爬,直到爬到神明面前,一遍又一遍地请愿。

身穿黑衣的他身上看不到脏污,一张脸苍白憔悴,身形形销骨立,失去了光华与风采,眼眸却是那么地虔诚与执拗。

似乎是跪了太久,他迟缓地用他那已经血ro模糊的额头轻触地面,用Gan裂的嘴cun向神诉说:“如若真有神明,我想请愿,求一个有她的来生。”

楚衍看得心ko钝ton,无法做到置身事外。

他这样高傲的人,该是有多绝望,才会寄希望于神明。

楚衍记得傅云执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穿白衣,她以为他是喜欢穿白衣的,却没想到她死后,他一次白衣都未曾穿过。

楚衍蓦然想起曾经,自己似乎玩笑地提过:“傅big人穿白衣最好看。”

那人没有面s无波,却在以后每次见她时,都身穿白衣。久而久之,她便以为他爱穿白衣。

正衣冠,见良人,岁岁皆安。

从重生以后见她的每一刻,他身穿白衣,端正衣冠,都在见他的良人,祈求她平安喜乐。

那绝代风华,清绝矜贵的男人已然为爱疯魔。傅菁骂过阻止过,都未能成功。只能叹息又无奈地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地折磨自己。

cun去冬来,不知道跪了多少个寒暑,一步一叩,爬了多少次台阶,风雨无阻。

那雨冲刷过他的血,那雪印上过他的血,又将他的血覆盖,融化带走。

cun花,夏蝉,秋叶,冬雪,见证过他的痴绝。

神明好像真的听到了他的祈愿。林住持找到了他。似乎为他的执拗所打动:“你真想有下一世?”

男人那寂灭已久的眼眸燃起了火光,它从未熄灭,只是蛰伏在了眼底深处。

“就算要付出沉重的代价?”

傅云执感觉Gan涸已久的身体重现生机,他迫不及待出ko:“只要能有来生,无论代价!”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,一开ko嗓音沙哑地如同枯枝落叶。

林住持从未见过如此执着的人,他叹息一声,将手上的珠串递给男人。

“你可愿为她祈福十年,哪怕是毁你命数,鳏寡孤独,疾病折磨?”

傅云执将手串接了过来,没有丝毫犹疑。

楚衍本来不懂毁他命数是怎么去毁,直到她在梦中陪了傅云执十年。

那十年太难了,楚衍都不觉得自己可以坚持。

一个复仇后了无生趣,本就没打算活的人,为了给她积德,求一个有她来生,撑着自己在这人世间磋磨了十年。

傅菁被害死,他的两个侍卫渐渐遗忘了他,所有人都离他而去,人世间只剩下他这个不想活的人。

他若是活着,本该位高权重,吃穿j细,却因为一个命数尽毁,所有的霉运和厄运接踵而至。过得甚至不如他小时候的生活。

一个清贵无双的权臣,从出生本就没被命运眷顾过,却在好不容易熬出头时,又被厄运笼罩,一朝落魄,变成了人人皆可欺凌的对象,被霉运笼罩,做什么都是灾难与不幸。

所有人都忘了他叫傅云执,没人记得他曾经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

最严厉的惩罚莫过于此。

活着,仿佛一抹孤魂地活着,被世界抛弃遗忘,甚至抹除heng迹,鳏寡孤独地活着,饱So病ton折磨地活着,只要他活着。

而让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每r早上除去一身污Hui,为神明送上三炷香,为她祈福。

他没有了钱财权势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冰棺里的冰迅速融化,她的尸体残忍地在他面前发臭腐烂,消失,只剩下几根白骨。

他想留住她,却怎么也留不住。

他成了整r咳血的病秧子,病弱潦倒,却用了十年去学习做菜,只做她喜欢吃的菜。

就算是后来颤颤巍巍地站不起来,他也坚持爬起来去做菜,只因为他喜欢的姑娘挑食,喜欢吃好吃的。

他被命运折磨地不成人形,面目全非,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貌,十年时间,让他变得不人不鬼,那么高的个子佝偻下来,只剩几十斤的体重,皮包着骨,连乞丐都不如。

就算如此ton苦,他也没想过自我了断。

他总是梦见她,却在醒来发现不过是big梦一场。

他真的坚持了十年,直到咽气的那一刻,他脸上挂着餍足的笑容。

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,梦醒了,她就回来了。

……

殉q对于他来说原来真的只是解脱,活在这人世间即是地狱。

楚衍原本想着他没有殉q很好,现在看来,确实如傅菁所说,她宁愿他殉了q。

她将他一个人丢在那个世间十余年。

楚衍醒了过来,只觉恍惚与心累。

她知道是梦,却真真切切陪了他如死水般的十年,那里面只有浓浓的绝望又孤寂,又掺杂着来生续缘的希望。

“醒了?渴不渴?”耳边传来男人轻柔的声音。

楚衍看向男人,现在的他是那么地好看,她险些就认不出他了。

眼圈渐渐泛红,有泪水盈满眼眶,流了出来,她心疼地抚me上他脸,声音Gan涩又沙哑:“那十年,你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”

傅云执瞳孔微缩,睫毛颤动。

“你都知道了。”

“我做了个梦,梦里陪了你十几年。”实际上,梦里的灵魂凭着对他的执念,确实陪了傅云执十余年,直到他死才消散。

傅云执自嘲地扯了扯cun。

“那你肯定看到了我如鬼怪般难看的模样。”

楚衍摇了摇头,流着泪却温柔笑道:“不丑,你怎么样都好看。”

倏然,传来一道婴儿的啼哭。

傅云执这才将婴儿抱了起来,放到她面前。

“都过去了,一切都值得。”

他go了go小婴儿的手,眉眼皆是宠溺:“你看,我们的女儿多可爱。”

楚衍看向那襁褓中孩子。并不像刚出生的小孩那般皱巴巴的,眼睛bigbig的小,长得讨喜可爱。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
《黑心肝女帝死后,疯批权臣杀疯了【傅云执、楚衍】》新章节尽在“言情中文网”,如遇小说章节不全,请退出百度阅读模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