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曲终完

上一章 【文学名著】

第98章 曲终(完)

钟淳把玉带回了宫,此后迷迷糊糊地big病了一场,病好之后整个人也是恍恍惚惚的,不怎么j神。

当小良子通传公孙big人前来觐见的时候,他正在把“十里梦魂”当水喝,一双big眼睛就这么半醉半醒地望了过去。

只见公孙觉身上着了件双雁黾纹常服,从头到脚都透着淡淡的莲青s,倒有几分像那个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根neng葱的人。

只可惜……那人兴许活着,兴许死了,总之后半辈子也是再也见不到了。

钟淳一边神游似地抿着酒,一边耷拉着耳朵听公孙觉扯东扯西,待听到“指婚”二字时,忍不住被呛得咳嗽起来:

“……咳、咳咳!!——”

“彦文……若朕没听错,方才你说你伯父——公孙家主想让朕同你们公孙家联姻??”

公孙觉的脸皮微微发红,点了点头。

钟淳神s古怪:“咳……若朕没记错,你们公孙家的女眷年纪都能当朕姥姥了。”

公孙觉好似用尽了平生勇气,豁出去道:“伯父家的独女公孙师,容貌出众,有才有德,师师实是……我们公孙家最好的女子,想来应当是能配得上陛下的。”

钟淳嘴角忍不住cou了cou,他亲眼所见,这位公孙师小姐确实是长得国s天香,只不过若没记错,这位公孙家的掌上明珠今年应当刚满十二,还是小魔头的同窗。

“彦文,你知道朕的,别再拿这种事q开玩笑了……”

谁知公孙觉听完神q竟肃穆了几分,苦笑道:

“陛下,在这种事上,臣绝对开不起这个玩笑。”

自从新帝登j,将先帝那些乱七八糟的后妃安顿好之后,这后宫之中便显得愈发空虚了。

皇后之位虚悬久矣,向来针锋相对的姜家与公孙家又齐齐盯上了这个位置。

姜家有女名为采姬,传闻是个容采俱长的女子,年龄与钟淳也相仿,在姜家家主与诸臣眼中都成了皇后的不二人选。

姜家人倒是非常胸有成竹,虽说当今陛下传闻是个断袖,但好在其年纪尚小,还有悬崖勒马的余地,京中女子虽广,但谁能与自家采姬相提并论呢?

于是他们便联合一些臣子r复一r地疯狂上书谏言让钟淳考虑考虑充实后宫。

虽说钟淳平r都将那些废话折子当烧炭的柴火用,但这么一rr过去,公孙家主还是有了强烈的危机感——

“伯父想请陛下于府中一聚,正好有一些故物要jao还给陛下。”

钟淳摆驾公孙府的时候,天上开始飘起了点点细雪,等着小良子替他撑伞的那么一会功夫,肩上竟已经担了一层白。

就在小良子替他拂完雪,终于坐上ce舆之时,离两人约定的时辰已经不远了,偏偏这时身后的宫殿传来一阵遥远的喧闹声:

“后边怎么了?”

钟淳连掀开帘子都懒,本来心q就不好,这一问就带上了几分脾气。

小良子贴心地掀开帘子往后瞧了瞧,笃定地道:“应当是温big人来求见陛下了!”

温允平r里big半时间都待在沈长风的将军府,也不知是入赘了还是怎么的,反正每回求见面圣,五次里总有四次同沈将军相关,甚至还语出惊人地说想跟着神机营一同去北衢。

据朝廷中的风言风语相传,这两个人虽然身处一南一北,但互传的信笺简直可以塞满一间空房!

钟淳听完心底酸酸的,出于自己不好过也不想旁人好过的心态,三番五次都驳回了温允的请求。

“哼……他这个月都来宫中几回了,还有正经事Gan吗,不见——”

钟淳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嫉妒ya了下去,揉了揉额角,收拾了一番心q,打算全神贯注地应对那只姓公孙的老狐狸。

小良子拉开帘子,声音在雪中久久回dang:

“传陛下旨意,不见——”

不远处,传令的近侍神s焦急:“可……可温big人jao代我,此事十万紧急,定要亲自通传陛下a!”

另一旁的j卫闻言笑道:“当今太平盛世,能有什么十万紧急的事,陛下午后还要和公孙家主谈聚呢,你且回吧。”

“温big人说,他在京中抓住了一个冒充丞相的人,他……”

“……小点声!你还敢在陛下面前提那两个字哪,当心你的舌头!再说了,这些r子妄想冒充丞相一步登天的人多了去了,哪能将那些脏东西都呈到陛下面前去,白让他伤心一番?”

近侍有些yu哭无泪:

“可是……今r这个似乎是正主a……”*

公孙肃生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,说起话来也是温温tuntun的,身上更是衣着朴素,不饰珠玉,仿佛一个寻常巷陌中不起眼的老好人。

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,却几乎将上京十之八九的赌乐妓坊都纳入名下,每r盈泽的银子big概可以堆满一百个箱子。

钟淳自知棋艺不j,但与这位公孙家主下棋,竟莫名其妙地赢了对方四回,于是下到第五回的时候,他故意将棋落在一个必死无疑的位置,想要看看这只老狐狸这回要如何让棋。

谁知那公孙肃依然笑眯眯地看着钟淳,仿佛在无奈地看着一个耍xin子的小辈,感叹道:

“陛下不光棋艺j湛,还宅心仁厚,看我这老头子连输四局之后,竟还主动宽宏让子,老夫若是吃下这子,该颜面何存a!认输,认输了——”

钟淳:“……”

这老头怎地连说话也是滑不溜秋的。

“唉,实不相瞒,其实今r请陛下前来,是为了奉还一件宝物。”

钟淳看着公孙府的下人捧着一方嵌满了珠玉玛瑙的剑匣来到桌前,缓缓打开:只见一柄如明镜新磨般的素s宝剑正沉甸甸地躺在匣中。

——剑柄上缠着一只嘶嘶吐信的白蛇。

“这是一个樵夫打猎时顺着江水捡到的,听闻刚开始他用这把剑换了一百文钱,后来在市井中几经辗转,一个月前才到了我这里。”

公孙肃看着钟淳倏地一亮的眼睛,温温和和地又叹了一声:“宝剑配英雄,不知陛下可喜欢?”

钟淳不舍地盯着斩白蛇剑良久,像一个饥肠辘辘的人遥遥望着想吃又吃不到的肥ro一般。

他沉默了许久,咬牙咬得要出血:

“……令千金,今年才十二——”

公孙肃依然一副稳chao胜券的模样,慈祥如长辈:“今年十二,后年就十四了,俗话说得好,‘长沟流月去无声’,这一年一年的,r子总是过得飞快的嘛。”

“再说了,丞相先前将陛下托付给我们公孙家,我公孙肃便就相当于陛下的半个相父,陛下的终身big事就是我公孙肃的头等要事!”

他见钟淳低头不语,继续叹道:“侄儿公孙觉在陛下身边侍奉,陛下觉得他如何a?”

“彦文很好……”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
《离魂记[张鄜x钟淳]》新章节尽在“言情中文网”,如遇小说章节不全,请退出百度阅读模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