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81章番外

上一章 【文学名著】

第0081章 番外

◎fly和小曲◎乘上回国的Airplane, 头等舱内很安静。这几天玩的太累,big家一上Airplane都歪歪倒倒的睡着了。

fly靠在机窗边垂着眼皮看着机翼旁厚厚的云层,渐渐的, 他的的眼皮越来越沉。

看了眼旁边睡得歪歪斜斜的小曲,fly阖上眼睛也进入了梦乡。

在梦里, 他久违的又梦到了18岁之前的r子。

成年之前的生活他过得非常难, 他的名字叫云渊。

记不清是第多少个凌晨五点, 17岁的fly照常起cuang, 简单洗漱过后又踏往了去医院的路。

天s尚未破晓, 冷白的路灯倾泻而下,照亮了在空中沉沉浮浮的尘埃。

fly呼出一ko雾白s的哈气, 往下拉了拉校服的袖子。袖子有些短了,刚拉下来, 稍微一有什么动作又褪到了手腕上面。

fly没再管袖子,他骑上前些r子刚买的二手自行ce赶往医院。

没有挡风,冬r清晨的冷风呼呼往衣领,袖ko和下摆里灌, fly咬着牙蹬得更快了一些。

骑到医院的时候,太阳刚刚升起,柔和的曦光和淡蓝的天空糅合在一起。

fly锁好自行ce,背上书包几部Kua上了医院门前的台阶。

此时住院部还是静悄悄的,fly蹑手蹑脚的推开了一个病房的门, 里面躺着两个病人,其中一个已经睁开了眼睛,正笑盈盈的看着推门而入的fly。

女人的头上带着一顶很漂亮的毛线帽, 脸s虽然苍白但是难掩恬静漂亮的气质。

fly看了一眼隔壁cuang的病人, 将脚步放的更轻, 他走到女人面前半蹲下,轻声唤了一句:“妈。”

云母拉过fly的手,反复揉搓,语气中尽是心疼,“怎么手这么凉?跟你说了早上骑ce冷买T挡风衣。”

fly扯了扯嘴角,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,“妈,我不冷。”

fly从书包里取出保温桶,里面的j汤还re乎着,fly将勺子递给母亲,看着她一小ko一小ko的喝着汤。

云母只喝了一半,她将j汤推给fly,“我喝不下了阿渊,你帮我把剩下的喝了吧。”

fly不肯,两个人固执的推让一番,最终云母还是在fly的注视下将j汤全都喝光了。

fly将空的碗和勺子又收进保温桶里装进书包,他将云母的被子仔仔细细又掖好角,不放心的嘱咐道:“妈你有什么事q你就按铃叫护士,不要自己逞强。”

云母嘴角挂着浅笑,满ko答应。

离开医院,fly顾不得再去排队买份早餐,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,这时候骑ce不像凌晨那么刺骨了。

fly弓着背加快了骑ce的速度,他穿过big街小巷,紧赶着校门关闭的时间到了学校里。

站在校门ko检查的老师看着他都快遮住了眼睛的头发,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遍,“同学,你这头发到底什么时候去剪,再不剪我就要k你分了。”

fly一边锁ce,一边随ko应了一声。

fly背着书包走进学校,随手抓了一把头发。他心里暗暗盘算,剪一次头发要30块钱,有这钱他可以再买斤ro给小迪补补身体。

云迪是他弟弟,今年还在念初一。

他家倒也不是一直这么拮据的,在云母没有生病之前,也算一个幸福的小康家庭。

两年前,云母在工作单位意外晕倒,被同事送到医院一检查是脑肿瘤,不过好在是良xin的,还有的治。

这个肿瘤虽是良xin的,可是长在脑子里不是轻易就能取出来的,就这么依靠着y物和长期的诊疗,过了两年。

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已经卖了,现在他和云迪还有云父在上海非常偏远的一个区租了两间房子。

云父成了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,fly不是没有想过辍学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,可是遭到了云父云母强烈的反对,xin子温柔的云母甚至放话,如果fly不上学了那她也不治了。

无法,fly只能继续上学。但他两年如一r,每天五点就早起先去云母的医院给云母送早饭,再骑ce去上学。家,医院,学校,离得非常远,他一天的好几个小时都浪费在了路上,可是地铁,打ce太贵了……

fly进了jao室,班级里正在朗读,他的同桌杨俊杰在偷偷低着头吃早餐。

看fly来了,杨俊杰主动分了两个包子给他,“云哥,又没吃早饭吧。”

fly接过包子,“en,谢了。”

他和杨俊杰之所以这么要好是因为他有时会帮杨俊杰上分,帮他打神Qiang手。

神Qiang手是三年前火起来的,刚火那阵,fly和所有青少年一样,每天拿着零花钱往网吧里钻,沉迷于上分上段。而fly打这个游戏又恰巧特别有天分,所以他在网吧里的名气也特别高,很多人都花钱请他代打。

以前fly是不屑于收钱的,帮忙打一局的事谈不到钱。

可是自从云母生病后,他没办法只能做这个兼职来挣点,他的同桌杨俊杰就是那个最捧他生意的人。

杨俊杰吃完了早餐,用书虚虚掩着偷玩手机。

他正在刷有关神Qiang手的帖子,杨俊杰戳了戳fly的手臂,“哎,云哥,GT怎么又有人要退出a,这几年人换的够频繁的,就陌神和秦神一直没变诶。”

fly咬了一bigko包子,凑近看了一眼他的手机,ko齿han糊道:“不知道。”

杨俊杰又刷了一会帖子,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,他又戳了戳fly兴冲冲道:“诶,云哥,你要不去GT试试,听说GT这次要走的是狙击手和侦查,你去试试狙击手呗,职业选手工资很高的,你也可以多赚点钱。”

杨俊杰的这番话像一根羽毛,挠的fly心痒。他学习成绩不算好,考big学就算考上了,可是学费又是一笔支出。如果去工作的话,电竞选手倒也不失为一种选择。

放学后fly并没有着急回家,而是去了网吧。他走进网吧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,许多人都低头跟他打了个招呼,“云哥。”

fly开了一台机子,他的身后站满了高中男生,都是来观摩他打游戏的。

fly无奈转头,跟他们解释,“今天不打游戏。”

一众男生遗憾的a一声,又四散开来。

fly登上了GT的官网,他仔仔细细的将他们的官网浏览了一遍,在网页的末端找到了GT经理的联系方式。

fly掏出手机,对着电脑上的联系方式搜到了陈经理的联系方式,看着陈经理的微信fly咬了咬牙,点击申请加好友。

陈经理通过好友申请时在晚上,fly反复斟酌措辞,给陈经理编辑了一条自荐短信。陈经理回的也很ton快,给了他GT的地址,让他有时间来试训。

fly周五放学后,骑ce去了GT的j地。

试训的时候他很紧张,jao练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让他打什么他就打什么。试训结束,jao练和经理并没有给他明确的回答,fly紧张的揪着书包的背带,心里打鼓。

就在jao练让他先回去等消息的时候,训练室又进来一个人,那个人fly一眼就认出来了。是陌神,是那个被多少网瘾少年称之为偶像的男人。

沈陌跟老齐和陈经理聊了几句,期间时不时看向fly。fly每次一和沈陌对视就会不自在的移开眼睛。

等了很久,最终沈陌开ce送他回了家,在fly下ce前,沈陌叫住了他。

“寒假有空的话,来青训营试试,包吃住有工资。”

沈陌已经开着ce扬长而去了,fly还愣在原地。

他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。在寒风中站了好久,fly才反应过来在原地j动的蹦了一下。

寒假去GT青训营训练的事qfly谁也没说,对父母他只说是去打工,虽然云父云母不同意他打工,可拗不过fly。

在同一批进青训营里的人中,fly特别突出。可是一过完寒假,fly就要开学了,没办法在青训营中继续训练下去。

离开青训营的前一晚,他去找了沈陌。

沈陌对于fly来说也是偶像,是光一样的存在。可是除了沈陌,fly不知道自己可以去求谁了,他想留下来,他想继续训练,他想争首发。

那晚fly将自己的家底对沈陌和盘托出,但乞求的话刚说了个开头,沈陌就打断他。

“我会去和jao练还有经理说,会给你争取一个竞争首发的机会,只要你拿到了第一名,你一成年就可以直接当首发。你父母,学校方面的事我来搞定。”

fly还记得沈陌说那番话时的样子,明明才虚长他几岁却给人一种非常踏实和稳重的感觉。

按照沈陌说的,fly和所有青训营乃至二队的人进行了一个比赛,他是第一名。

过了十八岁的那个生r,他如愿以偿,成为了GT的首发狙击手。

他不知道沈陌是怎么说服他的父母和老师还有jao练经理的,他只管训练,比赛,拿第一。

十八岁的那天,fly躺在GT他的专属房间里,盯着天花板长长的舒了一ko气。

Airplane颠簸了一下,fly睁开眼睛,是刺眼的阳光。Airplane还有两小时才落地,big家都还在熟睡。

回想起刚才那个梦,fly抿了抿cun。离那段艰苦的r子已经两年了……

小曲还睡得很熟,他的毯子虚虚挂在腿上,整个人蜷缩着。fly捡起小曲的毯子,给他仔细又盖好。

看着小曲的睡颜,fly又出了神。

他是和小曲差不多时间当的首发,不同于他,小曲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活泼开朗有很多friend,能迅速和人打成一片,他之前是羡慕小曲,可是自从发觉自己喜欢上他时,他开始变得自卑。

他不敢跟小曲说出自己的喜欢,怕说出ko连friend也没得做了。每当看到沈陌和庄尧在一起时,他脑海里都会发疯了一般想起小曲。他望向小曲时那不算清白的眼神他希望小曲读?楓得懂,又害怕小曲读得懂。

虽然他是云,可他也是渊。小曲是一只快乐的鸟儿,他不应该去招惹小曲的。fly垂下眼眸,眼神变得晦暗起来。

回国后,GT四人的身价水涨船高,每个人都接不少新的代言。

陈经理通知fly周六去拍摄一组品牌宣传照,fly拧着眉毛,为难的开ko,“陈哥,能换个时间吗?”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
《队长,你马甲又掉啦[电竞](庄尧,沈陌)》新章节尽在“言情中文网”,如遇小说章节不全,请退出百度阅读模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