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山茶与小狗

上一章 【文学名著】

第83章 山茶与小狗

沈弃三十二岁了,她很喜欢这个年龄的自己,容貌还是那样的年轻美丽,而心智因阅历的增加而变得更成熟。

这是她与荣夜相依为伴的第十年。

知道荣夜将她变成半人半妖时,她有些生气,她不讨厌这副模样的自己,而是不满荣夜不经过她的允许就擅自行动了。

小狗怎么能越过主人擅自做主呢?

荣夜知道她怨气所在,平r里都伏低做小,避着她的锋芒,本分地履行着当狗的诺言,将她的话奉为圣旨,除了,在cuang上。

人前忠犬,人后疯狗。

这形容他很贴切。

重()的小狗对上清心寡yu的山茶,会发生怎样的美妙反应呢?

小狗咬着花枝,在花朵剧烈的抖动中,躁动得以抚平。

沈弃So够了他cuang上的模样,像极了一条饥肠辘辘的野狗走在路边,看到一块肥ro就发了疯似的冲上去,不顾一切地撕咬、狼tun虎咽地将肥美的rotun入肚中,棍子打都打不松他咬紧了的牙齿。

此处省略……

第三年时,她拿回掌控权,在cuang上、也在cuang下。

cuang上的疯狗是一条哑巴狗,只会埋头苦吃,嘴里吐不出几声狗吠。

“贱狗。”

……

她的言词越来越big胆孟浪。

她的身体有他的内丹,在她越来越熟练的运用他给予的修为后,沦到他招架不住……(继续省略)

俗话说得好,只有犁不坏的田,没有耕不死的牛。

气氛正re时,她问他有没有听过这句俗话。

喘着粗气的荣夜从她的细颈抬头,哑着声问她什么意思。

她言简意赅地解释了意思,换来他冷笑一声后的疯狂。

蛇有俩()。

这是他第一次彻底释放自己的soxin。

事实上她和他的确很合拍。

在第十年,三十二岁的她,有一天突然心血来chao地问他:“你为什么喜欢我a?”

问题幼稚,配着她的软调,像十几岁cun心懵懂的少女询问暗恋自己的少年,托着腮等待他的答案。

荣夜认真思索了起来。

一切都得从那株山茶花说起了。

那是他用一坛酒与父亲换的。

那时候他还不懂眼前高big英俊、阅历无数的男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那个抛弃蛟龙母亲,让她怀着yung肚经So天劫的、游dang在人世间的一条上古黑龙。

年少的他带着少年人的锐气与桀骜,一身逆骨又慕强得紧儿,对于这个实力强悍的神秘男人,他心生敬慕。

而血脉的感应让黑龙第一眼就知道了荣夜的身份。

俩蛇的母亲扶宓并不爱他,她主动go引他不过是为了他的护心鳞,有了这,她能够顺利渡过天劫飞升成龙。

那时候沉睡万年的他刚苏醒,心思还比较单纯,在她有意的引yo下,他爱上了她,步入她的陷阱,为她残害了无辜的生灵,纯粹的龙气被污浊玷污,堕入妖道。

可是他心甘q愿,自认为可以与她厮守一生,扶宓却反手伤了他,要剜了他的心,取那一片护心鳞。

她没有沾染过一丝被他杀害的生灵的鲜血,出身为蛇妖,靠修炼幻化为蛟龙的她,比起堕入妖道的黑龙更像高贵神圣的龙。

意识到她一丁点也不爱他,黑龙心如死灰,原来从一开始的相遇都是她的j心谋算,这怎么不让他恼怒呢?

所以他重伤了她,然后回到自己的老巢,重新沉睡了过去。

而扶宓那时候已有了身yung,又被重伤,自知逃不过天劫的她,临死前护住了腹中的孩子。

并不是因为母爱,而是飞升成龙的她的执念,她不甘心最后功亏一篑在一条黑龙手里。

她恨,她要她的孩子替她杀了黑龙。

荣夜和父亲jao谈甚欢,黑龙jao了他许多术法,让他的修行big涨。

他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野生的师傅。

所以,在狐厌q撕破真相时,荣夜备So煎熬,一边是母亲的遗愿,一边是亦师亦友的父亲,叫他如何抉择。

可狐厌q告诉他,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母亲的遗愿,他不忍杀,那换荣昼来杀。

杀父杀龙的后果岂是哥哥能够扛的?

与他不同,荣昼对黑蛇没有多big的感q。

弟弟不忍下手,那他这个做哥哥的来吧。

即使平r里相看两相厌,但他们到底是孪生兄弟,至亲骨ro。

他们彼此都暗暗为对方着想着。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
《蛇神的祭品》新章节尽在“言情中文网”,如遇小说章节不全,请退出百度阅读模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