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阳芝武毅

书页 【文学名著】

( )快晚饭的当口,陈传才坐下来,小姨夫年富力就忽然说:“陈传,你也中学毕业了,我们阳芝市没有高等学府,你姨夫我呢在巡捕局就那点公俸,没能力送你去中心市那个上流地方读书,你想好去哪里了么?”

饭桌上静了下来,小姨于婉担心地看着陈传,两个表弟表妹抱着碗,小脑袋左看看,右看看。

年富力说:“你要是没想好,没去处,我给你安排一个,不要嫌苦,不要叫累,不愿干就早点说,自己找出路去。”

陈传看着年富力,微笑说:“小姨夫,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?”

年富力瞪他一眼,说:“姨夫就姨夫,别加小。”

他习惯性摸了下上衣口袋,手指刚碰到烟盒,瞅了瞅一对儿女,手又拿了出来,皱眉说:“别嬉皮笑脸的,给个准话,你表哥有出息,不用我操心,你两个弟弟妹妹还小,眼瞅着没几年就要上学了,今后家里开支更大,你都十六岁了,你姨夫我也不求你回报,将来只要能养活自己就成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

陈传点头说:“姨夫,你说的是。”他想了想,说:“姨夫,我想着,自己谋一个出路。”

“你自己?”

年富力看了他一会儿,说:“行,往常学校不是放假两个月么?那我就给你两个月,两个月后你自立门户,姨夫今后也就不用来管你的事了。”

小姨于婉欲言又止。

陈传说:“好,就按姨夫说的办。”

年富力上下打量他几眼:“说到做到。”他把筷子拿了起来,说:“吃吧。”见他动筷了,一家人这才开始吃饭。

陈传也是伸手去拿筷子,这时他若有所觉,抬起头,就在墙边,一个和他长的完全一样的少年站在那里,正幽幽看着他,小姨夫一家埋头吃饭,对此一无所觉,似乎只有他自己能看见。

他很自然的收回目光,边吃边思考着将来,不知不觉吃完了最后一口饭,小姨一直留意着他,这时忙说:“放着吧,小姨来洗,你先紧着操心自己的事。”

陈传看了看小姨,又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年富力,放下碗筷,说:“好,姨夫、小姨,那我先回房间了。

年富力夹了一口菜放嘴里,慢慢咀嚼着,没说话。

等陈传离开后,于婉说了句:“孩子还小。”

年富力没好气的说:“小什么小?都十六了,我像他这么大都已经上战场了!”

“行行行,知道你厉害。”

于婉看他也吃完了,从桌上起身,拿了一瓶黄酒过来给他倒上,说:“我去看看孩子。”

“去去。”年富力不耐烦的挥挥手,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心头顿时舒坦了,同时又暗自嘀咕,“这小子,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……”

“爹,我十六的时候是不是也赶我走?”

年富力一转头,见小儿子年默正仰着头,眼巴巴的看着自己。

小女儿年潞是个三岁的小女娃,奶声奶气的说:“肯定赶你走,你吃的肉肉最多!”

“我,我吃的才不多!爹……”年默抱着碗,可怜兮兮的看着年富力。

年富力哈哈一笑,拍了拍年默的后脑勺,“臭小子,你是我儿子,我能不管你么?老爹屁股底下的位置给你留着呢,去,把收音机打开。”

“哦。”

年默开心的跳下凳子,噔噔瞪跑过去拧开了老式收音机,里面传出沙沙的声音。

“……铁路维修部门报告,由于泻山泥石流的影响,本来原定六月上旬的修复的路段将又一次延期……”

陈传这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他这间书房兼卧室大概有八九平米大小,窗台和老旧的红漆木地板上都是干干净净,周围摆设井井有条,看得出每天都有整理和打扫。

墙壁上贴了一些电影画报,他看过去时,脑海自然涌现出电影名字;《孤刀侠客》,《高岭猛兽》,《最后的征服》……

踩着嘎吱嘎吱响的地板走到窗前,半旧写字台的一角上摆着一副画框,里面是一对年轻夫妇,女的年轻貌美,男的高大英俊,身上的衣服用料十分考究,正对着他露出微笑。

写字台右侧是一个两米多高的书柜,里面摆满了书,一眼扫过,除了一些旧课本,大多数是课外书籍,例如《大开拓》,《建治十五年》,《神秘的玛丘》等等。

他不由自言自语:“可惜没有《军地两用人才》,《民兵军事训练手册》,最差也来个那啥的十万个为什么啊。”

“什么为什么?蝉儿,小姨能进屋么?”门外传来于婉的声音。

“蝉儿”是陈传这个身体的父母取的小名,现在除了于婉,也就那个惹人嫌的表弟整天这么叫他了。

陈传说:“小姨进来吧,没什么,我这想题目呢。”

“中学都毕业了,蝉儿你还这么用功。”于婉走了进来。她四十不到,皮肤白净,长相倒很普通,而陈传样貌清秀,唇红齿白,个子高高,两个人站一起,只能依稀从眉眼棱角上看出有着血缘关系。

于婉说:“蝉儿,今天这事,你别怪你姨夫,他有他的难处,你也别嘴硬逞强,我回头再和你姨夫说说。”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书页 章节目录
《天人图谱》新章节尽在“言情中文网”,如遇小说章节不全,请退出百度阅读模式!